首页博客
2014 年度小结 : 年度总结 - 羡辙杂俎
2015.01.01 22:57:25
2014 年度小结

系列博文:年度总结

竹尖儿工作室

终于在元旦赶完竹尖儿工作室网站的发布,而这对于我的大学生涯而言,也可以算是一件里程碑式的经历。 :heart_eyes: 虽说办个工作室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于立志成为一名“独立前端交互师”的我而言,这也算即将开始的为期一年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的尝试。顺利与否,我都将体验到自己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从而为我一年以后的职业选择提供非常有价值的参考依据。

说起这个工作室的筹建,也是挺有缘分的。 :blush:

学网页前端技术大约算起来有四年了,期间也做过一些自己也不怎么满意的外包,于是决定不再接外包。把这些时间花在学习前端技术上,我觉得这样对我而言的裨益有甚于做外包赚那些对学生党还算不少的钱。当我把这样的想法告诉周围人的时候,他们纷纷表示这样的决定实在是太明智了。但当我现在回过头来说要办工作室,专门接高端官网外包的时候,他们同样为我喝彩了。 :joy:

这并不是说旁人都是墙头草,不管我做什么都会点赞。而是说,很多听起来很有道理、逻辑上很对的话,也并不一定就是我值得去做的事。

我在期待我做一些疯狂的事呢,当然办个工作室什么的完全算不上。 :smirk:

继续说这个长长的故事。今年偶然做了一个在线简历,没想到在知乎回答了一份优秀的前端开发工程师简历是怎么样的?后,简历获得了近万次的浏览。当然,这个简历也没什么花头,真要说有什么比别人略胜一筹的地方,可能也就是做了些有意思的开源项目。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些开源项目,我的各个 SNS 账号慢慢开始累积起粉丝了。

于是就发生了种种让我想起来就会扬起嘴角的小事。比如某学弟跟 HP 老板说我做的变卦网站的效果挺酷的,老板说:“哦她啊,我是她粉丝啊!早就看过啦!”;又或者,学妹去 Google 参加马拉松,被推荐我写的《Three.js 入门指南》;又或者,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和朋友聊着网站什么的,对面一个陌生的男生过了很久问了句:“你是 Zhang Wenli 吧?”如此种种,想来还是挺有缘分也挺有意思的。 :laughing:

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邀请我去实习的公司。那时候收到这类 email 真是会高兴上好半天啊,还会拿去给几个比较亲近的朋友看,因为他们知道我真是想和他们分享这份喜悦,而不是找他们炫耀去的。后来,这类邮件越来越多,公司越来越大,我的兴奋劲当然也越来越少了。我慢慢开始思考,以后去了这样的公司,我会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呢?首先,我很排斥加班成习的公司,我觉得工作只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如果忙得没空和家人相处、培养一下自己喜欢的业余兴趣之类,整天加班到八九点,回家十点,洗洗就睡。我简直难以想象这会是我以后的生活。 :rage: 其次,即使加班不多,而且是我感兴趣的前端相关的工作,大多数比较成熟的大公司都不怎么需要用到我的创造力和设计感,作为前端工程师,只要把设计师的 PS 稿实现了,这样的工作似乎也够无聊。 :disappointed: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臆想,真的是怎么样的生活,或许即使是实习也不太能清楚地了解。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或许会在 2015 年的暑假找个比较成熟的大公司实习下前端职位看看。

于是,我开始思考另外一种可能。在看了左佐工作室写的《设计师的自我修养》之后,我非常羡慕这样一种比较有弹性的工作、生活方式。于是我就想,我有没有可能也办个工作室呢?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接不到单子怎么办呢?还有其他很多顾虑,比如哪里去找合作的小伙伴呢;甲方一直改需求烦死了怎么办呢;耽误研究,论文发不出啊怎么办呢? :dizzy_face:

不是自夸,但我确实算是一个比较稳妥的人吧。这么多不可能的因素,我想也就算了吧。本来也就是流行坎止的人。

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是个流行坎止的人吧。我觉得人生并不值得努力为之拼搏,否则就成了它的奴隶;也不是用来享受挥霍的,因为快乐并不是人生终极的追求,只是刺激驴拉磨的那只胡萝卜。那我的追求是什么呢?如果真说有的话,那就是一种可能性的拓展吧!这里并不是说是要追求很困难的事情,比如坐上亚洲首富的交椅?我就没什么兴趣。这里说的可能性,或许更像是以一种好奇的心态,看看我的人生会走成什么样子。很多人误会我是很努力的人(大概他们也看出来我不聪明),但其实我只是很会偷懒而已。我喜欢出七分力,做成八分事,给人九分印象。那这多出来的两分是怎么来的呢?这就叫使巧劲吧。

顺流而行,逆流而止。不是因为不愿努力,而是如果没有想去的地方,顺流逆流又有什么差别,偷懒一点又有什么不妥?

而真当有欲往之地,也必赴汤蹈火,乘风破浪!

理性周全是我,敏感犀利是我,固执坚持也是我。而若有理性周全胜我,敏感犀利如我,固执坚持亦似我,也必惺惺相惜之。

(好像我的粉丝有帮我总结行文风格,就是说着说着就自夸起来了,也真是了解我…… :sweat: )

赶紧打住,继续说工作室的故事。

从最初考虑建工作室过后一个多月,我发觉我还在想这件事。虽然条件没什么差别,但是我竟然还在想这件事!就这一点本身已经让我有点激动了。那好吧,这件事或许也没有这么不可能。我再想想吧!

再之后,总有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问我会不会做网站,虽然大多是那种对设计感和创意没什么要求的普通的网站,并不是我感兴趣的工作室的目标客户。但至少让我看到了希望!想想也是,大家现在都说要创业,虽然我不看好创业本身,但既然这么多人想创业,就一定有这么多人想做官网,也总有一两成识货的知道要有创意、有设计感的网站。

那么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找谁合作呢?

我找人的首要条件就是靠谱,第二点就是有想法。靠谱的人或许不少,能适时提出中肯建议的也不少,那真正想要拉入伙的,或许还是看“感觉”(看脸)。也真是非常幸运,当我把想做工作室的想法和佳佳和正一说了之后,他们都表现出了非常强烈的兴趣。他们俩也是我一开始最看中的,我在设计方面的一些小心得,配合佳佳坚实的技术实力和正一出神入化的脑洞,这配置已经是强大到让我感激缘分的地步了!然后慢慢拉来了天天、珊珊、潜颖,她们都希望能够有机会通过真实的项目加强自己的前端能力,而在后面的实践中,我也发现她们也确实非常厉害!

好了,这下大部分的问题都解决了。要让别人相信我们的水平,首先我们需要做一个工作室的网站,而这个网站也自然会成为我们的最重要的名片。

从构思、设计到编码发布,前后历时两个月,用时将近 100 小时·人。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真的像我们设想的那样,觉得我们的网站很有设计感,很有创意!这样,什么都值了。

工作室网站的主体设计花了我非常大的精力,包括首页用我们的文案设计表示我们的文案非常棒之类的创意,以及团队页面的交互效果等等。这些小的亮点带来的惊喜感能为网站增色不少。

当然,创意和设计方面正一都给了非常多很棒的建议,如果没有他,一定做不到现在这样至少让我非常感动的诚意之作。 :grin: 创意方面的贡献非常容易被低估,大家都觉得想法很廉价,实现才重要。但我认为至少对我们的官网定制而言恰恰相反,脑洞非常大的正一是竹尖儿团队的中坚力量!我这么说,他大概又要谦虚地说:“我都没做什么啊……”这也是我需要向他学习的地方,你看我即使在自己的博客里,也总忍不住到处夸上自己几句,真是晃得厉害的半瓶水啊~ :stuck_out_tongue_closed_eyes:

有佳佳在我就很安心,作为“全栈制霸”,他在我找不出 bug 原因的时候耐心解决,在我有酷炫的想法不知道如何实现的时候,给出非常有经验的“业界最佳解决方案”,简直像顾问级的存在啊~

天天在前端页面方面也贡献了不少,每次看到她认真地打开印象笔记记我说的话,真是感动得稀里哗啦啊~ 天天的学习能力和举一反三的能力也常常给我惊喜,她也是这次除了我之外写代码最多的,在这里奖励一朵小红花!其他两个“工程师”也是积极希望帮忙的,但是最近比较忙,所以写的代码没有天天这么多。不过这都没关系,和这群意趣相投的小伙伴一起干活本身就已经让我很开心啦!

而就在工作室网站开发的这两个月中,已经陆陆续续有非常多的人来跟我们洽谈,希望能有合作的机会。所以我也是很急着让工作室网站上线,虽然还是得保证质量。庆幸元旦能够如期发布,也不枉我们六人在 2014 的努力了。

这是我成为“独立前端交互师”的第一步,接下来的每一步,我们都会踏踏实实地走好的! :blush:

2015 年展望

前几天实验室聚会,一个女生觉得工作了之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会更加淡漠而伤感地哭了。虽然当时我也和大家一样觉得她太夸张了啦,这样的事也值得哭吗?现在想想其实还挺伤感的,从小到大我们也经历了很多次的毕业了,这次真是人生的最后一次毕业了。即使有同学聚会,大家也都是已经有各自的新生活,感觉也再也回不来了。 :worried:

有时候,就会分不清,怀念的是究竟一个人还是一段岁月?或者只是曾经还很讨人喜欢的自己。

研究生阶段最后的一年半,还会留下一个人一段岁月给以后怀念吗?或者至少是曾经还很讨人喜欢的自己?

系列博文:年度总结


微信公众号“羡辙部落格”(xianzheblog)提供本站优质非技术类博文推送。

觉得博文很赞?来打赏一下我吧!——送羡辙一本书,让她写出更棒的作品!:heart_eye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very blog post in this site by Wenli Zh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C 3.0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Github. You can see the source code of this blog site at github.com/Ovilia/blog.

评论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