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博客
烧书,始皇之功也 - 羡辙杂俎
2016.02.19 03:00:34
烧书,始皇之功也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金圣叹才子对《水浒传》点评的序言部分。

首先,我们断章取义地先看看才子大人都发了哪些高调——

烧书,始皇之功也。 秦人烧书之举,非直始皇之志,亦仲尼之志。乃仲尼不烧而始皇烧者,仲尼不但无作书之权,是亦无烧书之权者也。

哇,是不是很想知道金才子何出此言?

为了让大家更方便理解,我就把这个序演绎了一下,见笑见笑~


孔圣人:听羡辙说金才子评水浒的序言里提到在下,好像语出惊人,特来请教一下,三人行必有我师嘛!

金才子:咱们这不只有两个人吗?

孔圣人:还有羡辙啊!

金才子:在哪?

孔圣人:在打我们呐。

金才子:啊?!

孔圣人:在打我们说的这些字呐!

金才子:哦,我说的话这么多人都看着啊,那我得说点逼格高的。

孔圣人:愿闻其详。

金才子:原夫书契之作……

羡辙:停停停,不许说文言,我粉都掉光了!

金才子:凭什么啊?你打我啊!

羡辙:我打不了你,但可以打你说的话,嘿嘿嘿~

孔圣人:金才子就听羡辙一句吧,要因材施教,能寓教于乐让读者更好接受岂不是你的功德?

金才子:好吧好吧……我是说,书嘛,就是统治者用来稳固民心才好治理国家的嘛,所以应该只有天子才能写书。

孔圣人(涨红脸):您说得是。

金才子:哦,忘了您了……但是,您有德行呀!有了德行,就知道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吧,知道不是天子就不该写书,但还不得不写书,所以,这就不是写书。

羡辙:这逻辑……我给 100 分!

孔圣人:金才子说得对,我也很不想写书啊!

羡辙:我也不想写,赚不到钱啊……

(金才子瞪了我一眼。)

孔圣人:我的顾虑在于,我写了《春秋》,后世油嘴滑舌的人,就都以为谁都可以写书,于是纷纷写起来了。

羡辙:还好您没看到今天的网络文学啊……

金才子:说那是文学简直是对文学家的玷污!

羡辙:倒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总也是有些好的。

金才子:问题不在于其中有没有好书,而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祸乱了人的思想!这种书早该烧了,难怪要殃及烧到六经。

羡辙:也没有那么严重吧,大部分人可能只是消遣一下。您那时候用什么消遣呢?别告诉我,您是看六经消遣的,还不是找《水浒传》消遣?

孔圣人:哎,这都是我的罪过啊!

金才子:不,您听我说,这不是您的罪过。为什么呢?我上面说的您都知道,也说因为自己是老百姓所以不敢写书,所以即使是写《春秋》,也是记录历史而已,不另外写文章。而且《春秋》开篇只说“春王正月”,意思是说,这鲁隐公的元年再怎么说也说诸侯的元年,不是天子就不算数。您写《春秋》,意思是打诸侯的脸,说诸侯都没有权利写书,所以自己写成了天子才能写的书,这就剥夺了诸侯写书的权利。您都不给诸侯写书的权利,又怎么会给老百姓写书的权利呢?可见,写书,是只有天子才有的权利。

羡辙:虽然我越来越跟不上这逻辑,不过我觉得金才子真是好厉害!

孔圣人:不不,这逻辑天衣无缝,我简直遇到了知音啊!

金才子:我接着说。所以,写书,是天子的权利,不是天子写的书,写书的人该杀,写的书该烧。

(我望向孔子,只看到宇宙深深的虚无。)

羡辙:虽然我觉得这么问有点像问 Sheldon 他的专属座位有啥特别的……不过身为一个专业的托,我还是得问,这又是为什么呢?

金才子:写书是既要身为得到上天眷顾的天子,又要身为有德行的圣人才能做的事。否则,不是天子的人写的书会破坏天下太平,不是圣人的人写的书会破坏道义仁德。这种书怎能不烧?这种人怎能不杀?

(此处应有掌声,然而鼓掌的我已如任何一个在听演唱会的脑残粉一样。)

金才子:所以,我要说秦始皇烧书的事了。这把火,不仅是秦始皇要烧的,就连孔夫子也是想烧的!【故秦人烧书之举,非直始皇之志,亦仲尼之志。】

(孔夫子惊呆。)

金才子:而之所以孔夫子没有烧,是因为不但他没有写书的权利,就连烧书的权利也没有。【乃仲尼不烧而始皇烧者,仲尼不但无作书之权,是亦无烧书之权者也。】

孔夫子:我已然听不出您在捧我还是在损我……

金才子:秦始皇烧书把经书也烧了,是因为他虽未天子,却不是圣人,所以我上面说的这些他全不懂,于是全烧了。

羡辙:我突然开了个脑洞,用您的奇葩逻辑,会不会上面这句话可以推导出我是天子?因为上面这些我全不懂……

金才子:你别打岔,我说得激动呢!所以说,把经书一起烧了,是秦始皇的罪过,但是烧了天下之书,却是秦始皇的大功一件啊!【故并烧圣经者,始皇之罪也;烧书,始皇之功也。】但是汉朝那白痴皇帝,居然又去把那些没被烧掉的书搜刮出来。天下人争着说自己有书,以至于比烧书之前的书还多!秦始皇烧了经书,后世还是留存了经书的,所以秦始皇的罪责还可以原谅,但是汉人纵天下之书使得经书埋没,实在是不可原谅的!

羡辙:可是从我自己的角度想想,要是没书看,这辈子岂不是很枯燥?

金才子:世人都知道烧书的祸害,却没人知道求书的祸害更甚!烧书,就没有天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了,圣人的书也就因此被保留下来。求书,天下到处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圣人的书也就被淹没了。所以说,烧书是禁止天下人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求书是怂恿天下人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书。

羡辙:我终于开始觉得您说的有点逻辑了……

金才子:百姓本来不会偷东西的,看了那些书全会了;本来不会偷汉子的,看了那些书全会了;本来不会坑蒙拐骗的,看了那些书全会了;本来不会犯上作乱的,看了那些书也会了。

羡辙:说了大半天,您是不是忘了这是在给您评的《水浒传》写序呢,照这逻辑,水浒自然也该烧个干净了。听到现在我也没听明白,这到底是在捧水浒么?

金才子:以上都是铺垫,我就是想说《水浒传》是本好书。

羡辙:这逻辑跳跃有点大,又是从哪里推论出来的呢?

金才子:因为我身为一介百姓,没法禁天下之书,所以也只能凭一己之力,为这本《水浒传》写些评注,也好让天下人羞愧得不好意思再写书,也算是比秦人之火更奇的一招吧!

羡辙:说了这么多,终于明白跟水浒有啥半毛钱的关系了。我特别佩服金才子,真的,这些观点让我拍案叫绝!只可惜您比曹雪芹早了一百来年,没机会评红楼,不然我会是您更脑残的粉丝的!

金才子:这遗憾也是我的。

羡辙:好在据说您这些评注也对曹雪芹的创作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太感激了!

金才子:这也没什么,向来总是后人受到前人的一些启发而创作出更好的作品,也期待你能有让人惊叹的作品出现。

羡辙:我是没什么指望的了,只希望这些微不足道的文字,也可以像您说的奇招一样。虽远远不敢说让别人羞愧得不好意思写作,但至少希望能够让一些有缘人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如果有幸能换得别人一两分钟的沉思,也就不枉我的一夜失眠了。

金才子:我觉得吧,你这篇文章有意思是有意思了,就是把我写得太粗浅了。

羡辙:没办法呀,孔夫子也说要因材施教,对吧?

孔夫子:对的,如果是文学功底比较好,感兴趣了解金才子这篇序的原文的话,就点击“阅读原文”吧!

羡辙曰,孔子说得对!

好久没写虚构类的了,感觉挺过瘾的!欢迎给公众号(羡辙部落格)留言反馈哦~

博文对你有帮助吗?如果有的话,要不要送我一本书呢?:heart_eyes:

微信公众号“羡辙部落格”(xianzheblog)提供本站优质非技术类博文推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very blog post in this site by Wenli Zh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C 3.0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Github. You can see the source code of this blog site at github.com/Ovilia/blog.

评论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